中国妈妈面临遣返 或与血癌唐氏宝宝分离

日期:2019-06-05

萨拉与儿子李奥。

年仅10个月大的李奥·杨(Leo Yang,音译,化名)不仅是一名唐氏儿,且伴有白血病。几周后,若无内政部长杜敦(Peter Dutton)的干预,李奥即将挥别自己遭遣返回中国的妈妈,与相依为伴的唯一至亲分离。

李奥的中国籍母亲萨拉·杨(Sarah Yang,音译,化名)言语间流露出对儿子的不舍:“我爱李奥,我希望和他在一起。”

不过,萨拉坦言“并没有一心寄望在(内政部长的)干预上。如果发觉事情进展不顺,我就不希望到头来太失望。”

生活告诉她,勿抱太大期望。

2013年,萨拉持学生签证从中国来澳,此后一直居于澳洲。10个月前,她以为与李奥的澳籍父亲建立了长久的感情,准备与其共育两人的第一个孩子,但等来的却是失望。

"他是天使"

李奥出生的1个多小时后,被确诊患有唐氏综合征。其父迟疑良久才在出生证明上签了名,确保李奥澳洲公民的身份。不久之后,他便从李奥母子的生活中销声匿迹。

今年1月,萨拉注意到6个月大的李奥手臂上的小红斑,遂带他就诊。李奥被查出急性髓系白血病,此后一直住院接受治疗。时隔4个月,李奥又面临失去母亲的可能。

接踵而来的打击并未压垮萨拉的母爱。“一些助产士告诉我,唐氏儿是上帝送来的天使。我没有宗教信仰,但相信他(李奥)就是天使。”

“毁灭性后果”

然而,萨拉的照顾者签证(Carer's Visa)申请却遭到拒绝,借此留澳照护李奥的期望落空。根据澳洲移民法,10个月大伴有白血病的唐氏儿并不符合需要照顾者的基本条件。

此案件目前已通过内政部、行政上诉仲裁庭(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审理,最终上诉结果将取决于内政部长。如果拒签的决定未被推翻,萨拉将被驱逐出境,而李奥必然会被他人收养。但澳洲的收养率并不高,而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被收养的可能性更低。

这起公益案件现由Estrin Saul律师事务所受理,与该律所合作的健康及残障问题专家戈塔德(Jan Gothard)指出了一大“毁灭性的后果”:“鉴于孩子可能会被拒绝与母亲相见,且无人抚养,这太可怕了。”

澳洲唐氏综合征组织(Down Syndrome Australia)对萨拉的案例给予支持。首席执行官萨克拉德恩(Ellen Skladzien)称:“唐氏儿需要精心的照顾及诸多支持。我认为给她(萨拉)发放照顾者签证,是相当合情合理的。”

李奥的一位医生在给行政上诉仲裁庭(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的信中警告称:“孩子失去了主要依附对象,他们日后构建联系、调节情绪及管控压力的能力将受损。”这封信指出李奥的母亲一直陪伴床侧,是李奥主要照顾者,事实上也是唯一的照顾者。李奥从萨拉处寻求舒适与安心感。她离开身边后,李奥仍会期望她回来。”

戈塔德也称,这可能会对李奥接受的专业治疗产生连锁反应。“对唐氏儿的早期干预基本上从理疗和语言治疗开始,但李奥因身患白血病,并未得到这些治疗。如果他被送往领养家庭,更不太可能接受到其所需的早期干预治疗。”

就育儿成本而言,萨克拉德恩表示:“事实上,支持孩子生母留澳的成本,要低于把孩子送人收养、让其余生离开(原生)家庭接受照顾的费用。”

内政部一位发言人回应称,若内政部长认为这符合公众利益,即有权进行干预,但内政部不会评论个别案件。

“我想看着他长大”

李奥身患唐氏综合征及白血病。

目前正在等待签证上诉结果的萨拉,一面顶住过去的痛苦,又要保证不被未卜的未来所击倒。

“我如今过好每一天,试着享受与李奥共度的每一刻。我希望李奥能和我一起享受快乐时光,尽量不对生活、对人有太多的负面想法。”

萨拉表示是儿子支持她度过最黑暗的日子:“他就是我的儿子,我的阳光,他帮我走出黑暗。我感到郁郁不振、甚至很痛苦的时候,会握握他的小手或者小脚,亲亲他,抱抱他来寻求温暖与安慰。他就是我的天使。”

有时,她会幻想自己与儿子的未来。“我希望能看到儿子长大,看着他广交朋友,想和他一起做饭,或者出去散步。我不想太过贪心。”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0条)

请留名: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好亚论坛
责任编辑:好亚网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