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补课高中生:“对未来很迷茫”学校望其返校

日期:2017-11-03

因举报学校补课和被班主任劝转学,9月3日,刘文展上网发出自己的“举报”经历。事件发酵后,他就读的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实验中学执行校长和他所在班级的班主任被解聘。短短几天,他也从一名默默无闻的中学生,成为受争议的新闻人物,历经赞赏与支持、孤独与指责。

  “没有想到,我都已经放弃(举报)了。”坐在家中客厅的绿色沙发上,刘文展身材单薄、面色苍白,时而情绪低落,时而激情飞扬。此时他本该坐在高二的教室里上课。

  尽管当地教育局和学校都表示欢迎他返校,他却拒绝回去。母亲张春华为此焦虑不安,认为他被舆论追捧得落不了地,“太骄傲了”。

  “你未来有什么打算?”记者问。

  这个16岁的少年想了一下,“对未来很迷茫,准备去华强北做电子生意”。

命运转折

  2001年1月出生的刘文展,身高一米六,体重九十几斤,看起来有些瘦弱。

  9月22日晚上,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和他约在一间餐厅见面。期间,刘文展几乎未动一下筷子。“我不喜欢吃饭,有时一天吃一餐”,声音浑厚的他,低头的那一瞬间,有一种少年的羞涩。

  刘文展在广东出生,跟随在打工的父母。他一岁左右回到老家于都县,由爷爷奶奶抚养,一直到14岁。

  爷爷刘清风(化名)从前是镇小学的校长,2003年退休后,到于都县城照顾孙子孙女们,他带大了四个儿子的七个小孩,刘文展在孙辈中排行倒数第二,小时候“很听话”。

  开始几年,刘清风住在大儿子租的房子里,2005年,几个儿子凑了8万块钱在县里买了第一套房子,刘清风带着孙辈们住了进去。再过了几年,其他几个儿子陆续买了房子,这套房子便给了最小的儿子,也就是刘文展的父亲。

  这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空空荡荡,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刘文展的房间有一个书桌,下面摆了一小排书,有国外的小说和心理学书籍,还有几本作家韩寒的书。刘文展说,他喜欢韩寒、龙应台和蒋方舟。

  桌子上有几个布娃娃,刘文展称是自己赚钱买的。“我只热爱钱,因为从小穷怕了”,这个16岁的少年,一边把玩一只黑猩猩布偶一边说道。

  他说,从小父母很少买这些给他,“只要有吃有穿就不错了,你买本书也觉得你是浪费钱”。

  这座县城有逾百万人口,刘文展一走出家门,瞬间就淹没在人群中。即便因举报事件,全于都县中学生都在议论他,但走在路上,除了他的同学和老师,几乎没有人认识他。

  而在网上,每天都有人赞成他、鼓励他、质疑他……甚至还有人对他进行捐款。9月24日,刘文展在QQ空间晒出捐款截图,并回复称“我举报的初衷是想减轻同学的经济负担,我认为那些读不起书的孩子比我更需要这笔钱”。他说希望网友把钱捐给希望工程,让更多的孩子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他本人的命运,似乎也在这个开学季被改变。

  “刘文展什么时候能去读书?”75岁的刘清风焦急地问记者。他觉得,如果不出这事,孙子一本考不上,肯定可以考上二本,但如今已开学一个月,刘文展还待在家里,每天看书、看手机、睡觉。

  “这个事情,你说该怎么办呢?”

  举报事件

  事发2017年3月7日,刘文展实名举报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并收取费用。

  3月16日,于都县教育局在给刘文展的答复中称:你反映我县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同时上学期末向学生预收了1000元定位费(开学后直接抵新学期学费),因此反映该校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刘文展不满意教育局的答复,在一次和学校领导的谈话中,他认为教育局泄露了举报人的个人信息。

  4月28日,于都县教育局二度答复称,教育局严格遵书《信访举报保密制度》,对他的姓名、电话、家庭住址等情况进行了严格保密。

  刘文展对此不满意,开始以一周一次的频率举报学校和教育局。

  学校班主任、年级组长、校长,接连找刘文展和家长谈话,希望他停止举报。刘文展的爷爷刘清风称,有一次他被叫到学校,学校一位领导告诉他:刘文展如果继续举报,就要按协议补交此前被免的学费等一万多块钱。

  刘文展是于都实验中学的“免费生”。2016年9月,他以580分的中考成绩(满分780),考入这所民办中学。因成绩排在全年级第20名,学校免收了他的学费。

  入学之前,2016年8月,学校与刘文展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上面写道:“学校同意免收学生高中三年的学费、学期内补课费与资料费;学生在学校期间必须严守学校各项规章制度,勤奋学习,不得做有损学校名誉的事情,如果学生严重违法违纪,则视为违约,需要补交所免的学费”。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0条)

请留名: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好亚论坛
责任编辑:好亚网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