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代孕“立法”已讨论20年 当局决定暂不处理

日期:2017-02-20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李名]台湾艺人小娴(本名黄瑜娴)日前自爆天生没有子宫、无法怀孕,后来赴美寻求代孕母亲又失败,在岛内再度掀起代孕争议。

台湾节目主持人、演员小娴2013年嫁给明星球员何守正,近日惊人自爆“天生没有子宫”,被医生宣判无法怀孕。她虽然获得丈夫和婆婆的理解,但还是不放弃生小孩,之前花了一年在美国找代孕母亲,整整砸下近100万元人民币,但还是以失败告终。据台湾《联合报》19日报道,在台湾有30万人像小娴一样面临不孕问题,其中先天性无子宫、因疾病切除子宫的女性,借助代孕母亲是唯一可能拥有自己小孩的方式,不过代孕在台湾一直没有合法化。

台湾1996年草拟代孕母亲“立法”,历经两次公民会议讨论,“卫生福利部”去年8月将“人工生殖法修正草案”送交“行政院”。根据该草案,夫妻委托代孕生殖者,除符合检查及评估适合接受人工生殖及夫妻一方具有健康的生殖细胞外,至少一人应具有台湾籍,以及符合妻子无子宫、妻子因子宫或免疫疾病等难以孕育子女,妻子因怀孕或分娩有严重危及生命之虞三大要件之一。至于代孕者,须接受心理及社会评估,其配偶也须进行生理检查,同时限制必须设籍在台湾、有生产经验的成年女性,而代孕应为无偿,仅给予非工作报酬的必要费用。此外,草案也援引境外经验与研究,规定成功代孕次数以两次为限。不过,由于“立法院”在会期内因同性婚姻合法化吵得不可开交,为避免战火延烧,“行政院”决定暂不处理代孕议题。

代孕母亲“立法”延宕多年,不少当事人只好转向境外,但问题重重。32岁的黄小姐透露,婚前她求诊妇产科,当时医生评估到境外找代孕母亲约300万元新台币,殊不知婚后再去求诊,医生告知泰国已明令禁止代孕,必须到美国、印度或其他国家,费用大幅提高,而且语言不通。此外,虽然网络盛传大陆也可找代孕母亲,但不知是真是假。为了不让公婆担心,夫妻俩一直隐瞒着,但随着身边朋友陆续生孩子,外界压力也越来越大。不孕症治疗医生李茂盛说,他曾遇到一名风湿性心脏病患者冒险怀孕,即便医师建议引产也不为所动,最后怀胎六个半月时就因心脏无法负荷而去世。他认为,代孕母亲只要经过严格的管理规范,可避免子宫商品化,全民都该享有同样的生育权。国泰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赖宗炫也说,出境寻求代孕母亲要花四五百万元新台币,加上中介抽成,非一般市井小民所能负担,不少不孕患者选择冻卵多年,就在苦等代孕母亲“立法”通过。

与此同时,岛内反对代孕的声音始终不小,主要担心女性被工具化、代孕者权益没有受到保障等。《联合报》19日提到,婚姻平权引发严重争议,更增加代孕的“立法”难度。“立委”王育敏质疑称,“女性一定要背负传宗接代的压力吗?”台湾近年收养率逐年下降,反而送养境外的孩子越来越多,凸显台湾家庭仍抛不开“传香火”的传统思维。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0条)

请留名: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好亚论坛
责任编辑:好亚网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