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哭了!41岁北大才子临终前教育4岁幼子

日期:2016-08-15

临终前,他给四岁幼子写下三句话,这两天在朋友圈疯传,读来令人潸然泪下。翻阅魏延政的博客,被这个坚强的灵魂震撼!他患癌、抗癌的整个过程,他对人生的理解,对爱的感悟,对教育的分析,值得每个人深思。

他从小就是大人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1994年考上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1999.8-2001.8 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硕士,2004.10取得英国南安普敦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2006.7-2013.6任国内某世界五百强企业无线营销部总裁助理。

然而今天要讲的,不是一个精英人士一路开挂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他叫魏延政,1975年出生,20112月被确诊罹患“透明细胞肉瘤”,该病三年死亡率80%。 为对抗癌细胞,他失去了整条右腿,半年内三次绝食近3个月,经历了大剂量的化疗和放疗。经过5年的苦苦坚持,他还是于88日不幸走了。

临终前,他给四岁幼子写下三句话,这两天在朋友圈疯传,读来令人潸然泪下。翻阅魏延政的博客,被这个坚强的灵魂震撼!他患癌、抗癌的整个过程,他对人生的理解,对爱的感悟,对教育的分析,值得每个人深思。

癌症确诊成功的花浸透了奋斗的泪水

20112月魏延政感觉右脚无名趾上那个存在多年的小疙瘩不大对劲了,出奇的疼,到了夜不能眠的程度。

到医院检查结果很不乐观,是一种很罕见的恶性肿瘤。

当时,魏延政刚结婚半年,妻子已经怀孕4个月。以下是魏延政博客内容摘录:

“这种病是肉瘤里恶性最强的,所以相关信息非常少,三年死亡率80%。 我和妻子一夜无语无眠,都忍着不哭出来,怕对方受不了。妻子大着肚子往医院跑,帮我联系专家。一天中午,我从公司赶到医院的时候,妻子已经从专家门诊走出来。老远我就看到她的脸上满是泪水:‘医生说,要么横切掉半个脚,要么切掉整个脚’。我茫然,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一个下午。快下班时想起还有活要交代,匆匆赶回公司。 地铁上,收到岳父发来的一条短信,'小子,人生总有风浪。在你的年纪,你已经历太多。我们都是你坚强的后盾,相信你一定能战胜一切!你的妻子儿子需要你,他将来一定比你更出色!'短信没有读完,就再也忍不住泪水,在地铁车厢里,任它迸流而下。我仰起头,对着车厢天花板,还是逃不过拥挤人群的视线。到了一站,我走出车门,旁边几位好心人跟了出来,问我,“‘哥们儿,没事吧?’我仍然无法忍住泪水,‘没事,没事’,几位好心人仍跟着我,‘你真的没事?’‘真的没事,真的没事’,我呜咽着,‘我不会卧轨的。’……他们又跟了几步,见我往地铁站外走,才回去了。”

“你可能不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晚和大家在一起了”

“在公司上班的最后一个夜晚,产品规划部邀请我给大家讲讲,过去半年公司高层对大战略的一些思考,我欣然前往,因为我知道,那将是我最后一晚和大家在一起了。我怀着无限的留恋,走进上海办公室的大会议室,用公司自己生产的大屏幕智真系统,与深圳那边四五十位专家最后一次探讨无线、市场、技术。”

“大屏幕几近三维立体的视频效果,让人就算隔着半个地球也有面对面的感觉。我知道邀我开会的人、在座的所有人都还不知道我的病情。虽然第二天我就要住院截肢,我不想流露出丝毫的哀伤,他们看到的是我毫无停顿的谈笑了一整个晚上……有时候,不经意的一个晚上就成了最后一个晚上。”

绝望中坚持为饿死癌细胞陆续断食74

“为了避免对年岁已高的父母造成打击,之前我尽量不走漏风声,直到后来截肢手术。化疗结束时,我才千里迢迢回到新疆老家的父母身边,面对面告知我的病情。

老父亲惊住了,一直喃喃的说“这不可能!癌症是老年人才得的病啊!”这一生,父母已经承受过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我高三那年,已经上大二的哥哥因意外事故离去。我的生病,又一次沉重打击了他们……”

魏延政生病后不断自我休整,包括断食。截肢手术、放化疗之后,从201310月起到20144月底,魏延政半年内经历过20天、24天、30天三次断食,目的只有一个:阻断机体给癌细胞的给养,说白了,就是饿死癌细胞。

“断食期间,真的什么都不吃?”

“嗯。只喝矿泉水。”

“饿不饿?”别老想着就好了。白天该干嘛干嘛。我还出差给企业讲课呢!”

“截肢后,妻子就是我的另一条腿”

意料之中艰难岁月的开始。

由于他患上的这种肿瘤细胞比较罕见和顽固,放疗、化疗的剂量都超大。当然痛苦也比别人多许多。别说闻到一点油腥味,就是脑子里闪现一下哪怕喝一口水的念头,就会立即大口大口的呕吐。

“妻子一直鼓励、支持着我,从没有嫌弃过我,我是幸运的!截肢手术后回家的那段时间,孩子刚8个月大,夜里总醒,她就让我单独在另一间屋睡。一天夜里,我听见她屋里有哭声,就单脚蹦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孩子睡着了,她自己在那儿强忍着不出声的哭。我坐到她身边,安慰她说——我还在呢,别怕啊!

“我知道那个时候,她非常需要我的安慰……其实我也是!我们互相鼓励着。如果说截肢后我只剩一条腿了,那么她就是我的另一条腿。”

2013年底的一次北大校友联欢会上,一位北大校友看到魏延政拄根手杖跛行,静静坐在一隅看着大家欢乐,颇有大儒风范,就忍不住跟他玩笑了一句:“哥们儿打球伤着腿了吧?”他和气地拍拍右腿说:“我这条腿是假的。”校友当时愣住了,赶紧为自己的冒昧道歉,他微笑说没啥。

“要是你没了,要是我很想你,你还能回来吗?”

我问儿子,“你知道爸爸得了癌症可能会死的,你知道死亡是什么?”

儿子说,“就像超市里的死鱼,它们的爸爸妈妈再也见不到宝宝了,宝宝也再不能见到它们的爸爸妈妈了。”

儿子说,“要是你没了,要是我很想你,你还能回来吗?”

“不能了。”

“要是我很想很想很想你呢?”

“那我也回不来了。”

小人儿坐在我的腿上,茫然了好一会儿,眼里的泪水越来越多,我也无法忍受,我知道这个对话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又搂起他不住亲吻,但不知道说些什么。

也许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么多的道理不是一时半会能给他说清楚的,我究竟该给4岁的孩子留下些什么?

终于,我拉着儿子走到他的小黑板前,写下四个字“智力、毅力”,智力就是你聪不聪明,毅力就是一件事没做好要有长年累月的决心一定要把它做好为止,这就叫毅力。毅力和智力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人天生就一辈子都聪明,小时候聪明但是没有毅力不努力也就小时了了,只有有毅力的人可以把自己变得越来越聪明”。

第二天儿子放学,我又教了四个字,人生做事第二要靠“朋友和助力”。

小孩长大后就要自己讨生活混社会,做人在先做事在后,所谓做人简单讲就是多交朋友,一群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大得多,对朋友要真诚相待,你帮朋友,朋友帮你,这样才能做大事。

第三天的四个字是“眼界、定力”。眼界就是一个人能力变大了、能做的事变多了;当一个人能力大能做的事多了,就会有很多人和事都想找他来做,好事坏事都有,甚至好事里面都可能蕴藏着坏事,只是短时间很难看到,这时候这个能力大眼界大的人就需要禁得住诱惑、少犯错误、多做好事,这就叫定力。这世上大多数人也就只能做到昨天说的“朋友和助力”,只有少数人才能做到大能力、大眼界、大定力。

近些日子,身体几乎到了崩溃边缘,大堆胸腔积液导致无法呼吸,住院治疗。我自己常常预感是否走到了尽头,连续几天滴食不进,仅靠滴液维持,喘气说话也极度困难,医生亦对妻子说,“做好思想准备”。活着,真难!

生命的最后,《人生若如几回忆》

点开魏延政微博发现,最近一条发于623日:朋友,你可曾想过,假如某一刻你的生命突然倏忽而去,你该给你最挚爱的人留下些什么?

人生若如几回忆。

《人生若如几回忆》写于2016619日,文章里面满是对家人的爱和对人生的理解,让人唏嘘感叹:“ 前些年,在我癌症截肢后最无助的时候,某500强给我踹了最狠一脚,终止合同,人生惨淡不过如此。我骤然变得如同一片鸿毛一般,无着无落飘荡在半空,当时我设想了一下人生百年可能会有怎样的百态,细想一下也不过如此:

人生啊,活到一十,横着竖着都一样;

活到二十,睡着醒着都一样;

活到三十,公司到家都一样;

活到四十,博士文盲都一样;

活到五十,当官百姓都一样;

活到六十,有钱没钱都一样;

活到七十,睁眼闭眼都一样;

活到八十,男人女人都一样;

活到九十,有腿没腿都一样;

活到一百,死了活着都一样!

人一生能爱过几次?

第一次的爱,是依恋,孩童对父母的爱,是用一生来回味的;

第二次的爱,是寻觅,我们总是抱以最真诚的愿望,却往往未成眷属,是用后半生来忘却的;

第三次的爱,是相伴,当人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一阶段如画卷一点点展开,我们沉浸其中,来不及欣赏每一段美好,只得须臾回想起彼此初见,岁月流年,ta可能有某些不如意,但ta永远定格在那个最风华动人的一刻,只有ta是用一生来相守的;

第四次的爱,是回报,一个小生命的降临,抱在怀里满心欢喜,一时不见满是挂念,是用一生的感悟来回报的。 

我算是幸运的,四次爱都经历过。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要因为中关村一时的刮噪,就认为古今中外千年历史总结的“寒门贵子”的规律经验就被推翻了。人生若有好的家境条件固然成事的难度障碍减掉不少,但不意味着将来的天下就是中关村那点兴趣班所能引导的。读书学习固然仍需十年寒窗专心努力,能上哈佛斯坦福当然要志在必得,但学习的场所未必都在几十万一年的北大清华执教的兴趣班里,学习的目标也不是100%都在教科书里,要有个平衡,如今互联网信息社会,想学什么网络上都有,除了数理化和文史哲,生活、幸福、社会、经济、投资、创业这些东西也应该在18岁上大学前有所了解,不要再成为高考自己有什么兴趣想报什么专业都不知道的教育牺牲品。人生应该是丰富多彩的,有时间应该读读古今中外历史名人的传记,看看别人是怎么活的,也想想自己该怎么活这一生。

某晚做了个梦,醒来后梦中场景清晰可见历历在目。我已头发半白,和儿子做在斯坦福的同一间教室里,我又重新开始了大学学习。开学第一天,窗明几净,一位比我年级更长的白发老者在课堂上当着全部学生问我,“你这么大年龄为什么要和这些年轻人在一起读书?”我愉快的回答,“斯坦福的教学改革印证了我多年以前认定的一件事——读书是个一辈子的事。他们用年轻的想象力读书创造,我用我一生的经历去分享读书。我的生命已离不开这芳草青青的校园,我愿把全部生命撒尽在永远年轻的大学校园。”

这世界我曾经来过,很美好。也许该是时候了,我的坚强、努力已经用过去多年的实践证明,现在已经是天命不可违了,我已无须再用一个骷髅架子的身躯证明更多。感谢所有关心帮助过我的人,该是时候说再见了。”(魏延政在微信朋友圈的留言)

88日,魏延政带着满满的爱走了…

文图来源|人民网(IDpeople_rmw)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大河报官方微信( IDdahebao19950801),微信公众号“魏延政智库” (IDgh_4ff18e60ee66)、未名光影(IDbdwmgy),北京大学校友网、微博等。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0条)

请留名: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好亚论坛
责任编辑:好亚网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